關于我們 收藏本頁

2019秋季塔川婺源黃山攝影團

當前位置:首頁 > 黃山攝影攻略 > 黃山圖文精選 > 文章內容

雪莊----黃山不能遺漏的記憶(下篇)

發布: 2017-03-01 16:23  | 來源:黃山管委會 | 作者:關德軍 | 查看: 次 |

黃山攝影作品

相關主題:雪莊----黃山不能遺漏的記憶(上篇)

五、云舫峰高老雪莊----山高僧冷熱交往

  史志的記載讓我們看到了雪莊的奇詭、孤清、冷傲的一面:他能被雪埋數尺而不僵;能絕糧七日而不死;能叱虎而退;能于京師終日嗜睡,與人不交一言;能于皇帝面前力請還山等等,這些富有傳奇色彩的描寫,實只是為了強調其孤高氣節的一種附會,不無夸張成分。然現存更多的他與友人交往的資料,給我們展示了雪莊現實生活的另一面。

  雪莊初到黃山是康熙二十八年,此時《黃山志定本》已經刊行(康熙己未)。其時,他棲居太平翠螺山[31]。或因友人介紹,或許是看到了黃山志書的記載,他“散發攜杖來游黃山,過阮溪,信宿即行”,首站就找到了阮溪的汪栗亭[32],如果之前沒有做好功課,是不會如此目標明確的。汪士鋐曾經參與過《黃山志定本》的編修,且“生平喜交游,篤風誼,曾歸汪沐日之喪,為之營葬” [33],在外界有著很好的人脈關系及口碑。他與施閏章、王士禛、宋犖、吳綺、吳菘、黃宗羲、屈大均、江注、梅清、梅庚、石濤、汪洪度、吳瞻泰等人相友善,《黃山志續集》中有大量的詩文,顯示他們或一起游山,或賦詩酬答的情誼。雪莊找到了汪士鋐,也就奠定了他在黃山三十年成就的基礎。

  明末清初,徽商鼎盛,汪氏家族在外經商者眾。這些商人發達之后,大多回鄉置田構屋,修橋補路,建祠堂、筑書院,購買山產贈作寺廟日常之資,與高僧大德交友。這樣,既可以有談禪詩畫的好友,來游山時又不為生客。汪士鋐便是徽州汪氏家族的佼佼者,尤其在清初,以他為代表的徽州士紳,對黃山的護持,特別是后山的開發,貢獻巨大。

  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僧寓安向汪公圖南求“一袈裟地” [34],在丞相源建起了擲缽禪院(后易名云谷寺),擲缽禪院于明末在新安稱極盛。

  雪莊應召北上時曾途經石城,寄宿“家觀察松峰先生” [35]之江月樓,次年自京師返,再晤汪輝。雪莊與汪輝的結緣,汪士鋐從中所起作用不可小視。

  因有汪士鋐的引薦,雪莊居黃山期間,還結識了大批徽商士賢,他們或在經濟上時時資助,或在精神上相互贊賞。吳菘、吳瞻泰、汪宏度、方望子等都與雪莊有著深厚的交情。(吳菘將雪莊山花圖刻成詩箋,汪宏度將雪莊黃山圖編入其《黃山領要錄》。)

  慈光寺的中洲和尚與雪莊時有往來,雪莊有《喜慈光方丈過訪》記之,中洲四十歲時,他寫《祝慈光方丈中和尚》以賀,中洲和尚則在大雪封山時,冒險探路送糧問侯。翠微寺的雨峰和尚知其糧罄之時派人長途跋涉,送糧補給。雪莊當即賦詩 “多謝堂頭送鶴糧。”此外,他與當地百姓關系融洽,當地百姓也時常給以物質及體力上的幫助。

  他雖隱居山中,但與同門師兄弟之間,感情依然甚篤,雖往來詩柬留存下來的不多,但就這僅存的數首詩柬之中,足可看出他們之間深厚的情誼。

  雪莊有個師兄叫傳遐號柴村[36],他有一首《送雪莊大師之廣陵》[37],或許寫于雪莊初離南京去揚州之際,一個年長者對師兄弟諄諄囑咐與關照,情真意切。二人把手相看,無語凝咽的畫面呼之欲出。

旦暮倚舟堂,應念同所師。

佳話時時聆,好書共讀之。

興至發高憨,煙嵐顛倒施。

同氣乃相求,忽論慧與癡。

君今廣陵去,惆悵春風時。

春風搖百草,日日起相思。

把臂大提上,吞聲無一辭。

相見了無意,河水胡彌彌。

  還有一首,當是雪莊棲定黃山之后,此時雪莊與柴村離別已經12年。適逢有友人去揚州,雪莊便托友人捎去了對師兄的問候。此時,柴村正臥病在床,當聞知有客自黃山來,并帶來師弟雪莊的音信時,柴村激動得掀被拋帎,一躍而起,仿佛病痛立馬痊愈似的。

以詩代簡答黃山雪莊大師 [38]

抱病臥樓頭,秋陽曝阡陌。

忽爾聞來使,云是黃山客。

投枕慣然起,得書如得璧。

載詠抑載歌,煙柳垂垂碧。

上言最奇峰,嶙峋豈千百。

日入峰更佳,棲鳥鳴嘖嘖。

巖松怪且古,如龍斗川澤。

細看僅數寸,巨者高數尺。

幽居構其間,散發對晨夕。

我從五嶺歸,遂覓君形跡。

今始達真意,頓使余懷釋。

一別十二稔,萬事都蕭索。

又聆山侶言,君首亦垂白。

剎那歲月遷,匪啻駒過隙。

念君神骨異,貞固若磐石。

悠悠生我心,不復迂籌策。

                    杖履束春風,準擬天都適。

  雪莊也有懷念師兄的一首詩,也許正是友人歸來,帶回師兄書信后所寫。從詩中可以看出,他知道了師兄臥病在床,頭發已白等情況后,情緒低落,心生感慨。由此也可見與師兄感情之篤。

得柴村法兄書

雁杳魚沉十二年,封書忽寄海云天。

空嗟兩地頭俱白,讀罷拋書枕石眠。

  他與另一位師兄弟傳本[39]關系也很好,時有書信往來,雪莊還曾有畫相送。傳本有詩記錄了得到書畫時的情景:

壬申暮秋接雪兄大師書并黃山圖有作[40]

折柬燈前一解顏,恍然令我到黃山。

松盤怪石蘚苔上,峰削青天幾案間。

語好尤增長別思,情真難致雨心間。

來秋莫負西華約,竹杖芙蓉再共攀。

  次年,雪莊北上京城,阻留南京時,傳本也客次金陵,還偕同其他同門兄弟僧智幻、智楞等過門拜訪。

  由于應詔赴京畢竟不同于一般的云游,于雪莊實在是萬不得已。他的朋友當然知道他的性格,可皇命難違,只好婉轉提醒。好友黃烈,在“癸酉仲冬雪莊大士徵車北上,道經濠梁志別”詩中,就勸他“逢人只話山中事”。朋友的話雪莊是記住了,到了京城,終日睡覺,即便是“山中事”也不想多說。為了解答他人的疑問,他讓徒弟懔峰把山中的情況賦成詩,書于館壁間。廩峰《隨雪老人客都門,見者多問云舫境界,老人因命余賦此書館壁間以答》

茅屋千峰里,人居圖畫中。

石苔鸚鵡綠,山果杜鵑紅。

弄影花篩月,飛香幔過風。

倚欄無個事,吹笛供山翁。

  當然,在京城期間,雪莊也并非完全終日酣睡,與人不交一語。事實上,在京城的數月間,他還是結識了一批達官顯貴,這些人或為官秉直剛正,不攀不附,或學富五車,竟為帝師。如工部侍郎阮爾詢[41]、戶部侍郎錢三錫[42]、翰林院侍講、大理寺少卿孫勷[43]、龐塏[44],翰林檢計劉琰[45],禮部尚書王澤弘[46],給事車萬育[47]、詹事史夔[48]、光祿寺卿羅秉倫[49],大學者、黃宗羲門人仇兆鰲[50]等,他們也看中雪莊的品性,多有交往,臨別時各以詩相贈,有的還保持了與雪莊的長期聯系。雪莊在京城的情況和心態,從眾人的送別詩中可窺豹之一斑。

  

  六、丹青筆筆是天機----詩與畫的至靈至奇

  雪莊是一位詩畫僧,他于詩畫學頗有淵源,深悉吟詩繪畫之理趣。他的師傅南庵老人[51]就是一位 “觸景能詩,托風旨于音響之外”,并“以雕繪為能事”的詩畫僧。他師兄弟柴村也是“詩類其師,尤善畫,筆意蒼潤,得元四家意。”。他的另一位師兄童求[52],也擅丹青。《山陽縣志》、《淮安府志》都說雪莊“詩畫與童求、柴村齊名。”

  雪莊初入黃山時,適逢大雨,雨天登山,一般來說感覺是不會太好的,但此時的雪莊卻依然興致盎然,“衣裳翠濕不知冷,白云一望空漫漫。石筍云中忽有無,米家樹法真糢糊。”[53]他以畫家獨有的審美視角鑒賞雨中黃山特有的魅力:看到的是宋代畫家米元章、米元暉筆下《煙雨圖》的現實版。

  居山期間,閑來無事,“修樹”為樂。此時他想到的卻是“元鎮樹瘦直,咸熙樹古怪。修就各天然,道人收入畫。”

  從這些詩句中可以感覺到,雪莊對中國傳統繪畫是有著深厚的基礎的,對各家畫法的特點是了然于胸的。

  居黃山三十余年,雪莊以黃山為創作素材,繪黃山,吟黃山,成為黃山畫派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對“黃山畫派”的貢獻,不僅僅在于能詩會畫,更重要的是他圖寫黃山能得其質,詩詠黃山能傳其神。

  首先是由 “寫意”向寫實轉變。雪莊來黃山之前,從師傅南庵大依那里學習了“元四家”的寫意技法。見到雨中黃山感受到的是“米家寫意”。入黃山尤其是北上京師“一瓢一笠”再還黃山之后,正在編寫《黃山志續集》的好友汪士鋐就急忙忙“披榛相訪”,邀請雪莊“擇其至靈奇者三十二峰重加圖繪,鋟入續志” [54]。為此,雪莊常奔走于黃山三十六峰間,踏遍黃山的峰巒澗壑,以移步換形的視角領略黃山的真面,尋找它的絕妙奇景。入微觀察,細細體悟,凡巒鍔、林木、泉壑、云煙皆先了然于心,而后放情揮灑,形諸筆端。他繪有百十幅《黃山圖》,其中有四十三幅被汪士鈜收進了《黃山志續集》。今天我們披閱《黃山志續集》,首入眼簾的便是出自雪莊的一幅幅“黃山圖”,這種對景寫生似的圖版,成為最早的“黃山導游圖”。

黃山雪莊*云舫左數峰

雪莊*云舫左數峰

 

黃山皮篷*云舫左數峰實景

皮篷*云舫左數峰實景

  其次是作品具有其獨特性。用筆多以中鋒鉤勒,少用皴擦,尤其善于用焦墨枯筆,通過各種“點”來表達山中一草一木,一丘一壑,準確塑造黃山山中的物象特徵,著墨精微,讓人感覺到作品既富有節奏感、韻律感,又有高古簡潔之氣,既表現了黃山原始靜穆之偉岸,意境之深幽,又展現了黃山的鬼斧神工。

黃山舫之右數峰*夏山消暑圖

舫之右數峰*夏山消暑圖

  其三是作品構圖大開大闔,既有全景式的大場面,如祥符寺、慈光寺、云谷、隔岸望湯池圖、云舫全圖等,或仰觀,或俯察,用筆細膩,畫面飽滿,使人有身臨其境之感。也有 “不完整”的特寫式構圖,如臥龍松,迎送松、云門等,以擬人化的筆法,賦于松、石以古、靜、幽、閑的精神。觀雪莊的黃山圖,實可從圖中看到他自我精神的寫照。

  其四是山形等擬人化。這在云舫數幅作品中對山峰的命名,表現尤為明顯。究其原因,或許是試圖表達一種“在山中”的“山情”和“與山俱化”的生命體驗形式。與其之前的漸江、石濤相比,同為出家人,同為黃山畫派的巨擘,漸江用筆剛勁冷峻、少皴染,雪莊有之,石濤善“特寫”,多“不完整”的構圖,在墨“點”的使用上,有自己獨到的見解,雪莊也運之傳神。故張大千論黃山畫派,言“漸江寫其骨相,石濤傳其性情,瞿山擅其變幻”,近見汪君治平評“漸江畫為心象(風骨)黃山,石濤畫為大象(無形)黃山,梅清畫為幻象(仿佛)黃山,雪莊得黃山之真,為印象(寫真)黃山”,亦為至論。

  雪莊繪畫技藝高超,于書畫鑒賞亦有獨到的見解。今存歙縣博物館的黃錤[55]《黃海真形圖》,“乃筠庵臨明、清間諸老人畫稿,備刻木,而雪莊為評定者” [56],共圖五十三幅。其中,后三幀為雪莊所繪。且五十三圖中有雪莊賞評題跋語者達三十七幅。茲錄其后:

  一:城樓西北望黃山全圖

  雪莊評云:巒頭皴法俱本改正,惟郡城望黃山乃正面也,故于云際寫其大略而已。

  二:圣泉峰,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第二道水太高了二三分,似另外從山后流出,宜落下些,即是一個源頭也,衲仿一幅聽采用。

  三:擲缽峰,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真擲缽峰形橫闊,此圖瘦得妙,又妙在卻是擲缽峰,算他峰不得。

  四:祥符寺,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此幅可用,穩當受看,橋妙、路妙、山根妙。

  五、朱砂峰,上注“雪莊大師本”

  雪莊云:上紅點處增云數筆、樹一株,不識當否?

  六、逍遙溪,漸江師本

  雪莊云:刻出好看

  七、石門潭,筠庵自作

  雪莊云:雄壯妙絕,非真知山水人不得寫出。伏極,朱點處連皴帶染難刻,要破筆沙沙的分輕重,方是印出面目。

  八、洗藥溪,漸江師本

  雪莊云:石頭立得穩,章法又稱,筆筆可師,真名筆也。

  九、水簾洞,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想頭變化妙極,真能補天地所不能,好過真景多矣。但洞右邊有一缺,有泄水之道,衲改數筆。又下邊補云數筆,以稱章法,又補虛點作樹影。

  十、云舫,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落筆取舍得妙,真佳處,領其要,有此一圖,云舫從今名重矣。伏極伏極!衲又添一《云舫全圖》,乞收入圖中,景好不妨重出。此衲與先生千古一遇,何幸何幸!

  十一、鳴弦泉,蕭尺木本

  雪莊評云:妙絕,真老手!但藤刻出,恐雜亂皴法,改作雙鉤可也。

  十二、師子林,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易刻,好過真師子林。真師子林不能有此雅屋,亦不能有此好基址。衲增師頭邊一小筆。

  十三、老人峰,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此幅妙過尺木,紅點一小直筆刪去,更有余不盡。衲做一幅,聽采用。

  十四、擾龍松,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朱點處添云二三筆,以稱章法。

  十五、飛來石,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此石太求奇,似立不穩,朱點處添兩筆,方覺不倒有力。

  十六、始信峰,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好過真景,妙了。

  十七、臥龍松,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此幅真,過蕭,可用。

  十八、文殊院,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此幅好過真境,想必從別山望見玉屏,若登文殊院,則不甚似。紅點處,衲添象鼻石,似必不可少。

  十九、鐵線潭,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妙絕,一幅中堂大畫,山妙、樹妙、云更奇妙。一片風聲水聲,似有龍出入其間,誰人面得出?真鐵線潭,何能有此圖妙?真妙絕也。

  二十、喝石居,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好極,寫得出,平日所見漸江大小畫幅,還覺得人人易到,今見此本,伏極矣。

  二十一、西海門,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此圖可用,衲添海云三筆,似還可。

  二十二、仙橋,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大觀,妙絕。

  二十三、破石松
雪莊評云:好到極處,雄壯有力,真黃山,真黃山!

  二十四、油潭,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妙圖可用。如此人最難畫,要畫出易,要成畫難,非老手不敢下筆也。
二十五:百步云梯
雪莊評云:“此圖似從鰲魚洞下望云梯,似極,真極。衲添松一株,似顧盼云梯邊松,又增遠海云數筆,以取四面有云,有不盡之意。

  二十六、天都峰,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瘦得妙,衲略助云數筆。

  二十七、仙人榜,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妙圖。

  二十八、蓮花峰,上注:此系參漸師、蕭公、鄭公三圖而合為之者,乞酌定。

  雪莊評云:好過真蓮花峰,無說。

  二十九、洋湖,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此種最難畫,卻被先生畫出。衲添松兩株,以助樹之神氣。添虛皴虛點數筆,以代染法。此衲之愚見,可用則用之,如不可,不妨刪去。

  三十、鰲魚洞,上注:雪大師本

  雪莊評云:此幅取舍得妙。衲原本如砂,先生竟向沙中淘出真金也。衲疑先生必有仙術點化之妙,不然,何能到此?

  三十一、指月庵

  雪莊評云:此今人所稱煉丹臺,而不知即昔之指月庵也。

  三十二、月塔,蕭尺木本

  雪莊評云:此幅是真光明頂。可刻。前幅《光明頂》竟不必用。妙在上面空紙皆是畫。

  三十三、石門峰,梅淵公本

  雪莊評云:妙,妙,好章法!但云欠渾化,宜略加數筆,始見云浪搖動。如不可,不妨刪去。

  三十四、平天矼,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此平天矼極似,再奇由不似也。且成得一幅好畫,不必疑。衲錯添遠處三峰,覺不合畫,仍欲去之。

  三十五、云門峰,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似米虎兒,妙,妙!

  三十六、九疊泉,漸江師本

  雪莊評云:下邊鼠跡點,住筆太齊。衲為添樹頭兩枝,并數個雙勾樹葉。如不可,刪去不妨。

  三十七、散花塢,筠庵自作

  雪莊評云:襯山橫皴,住筆太齊。朱點之下,宜疏疏添幾筆,以當染氣。

  從上述評跋中可以看出,雪莊對每一圖的優點和不足都做了詳細、精到的點評。既簡潔精辟,又趣味橫生。體現了雪莊扎根黃山,潛心體味黃山真景,以不同的風格來描繪黃山神妙絕倫的境象,給后人提供了珍貴的繪畫賞評素材,影響深遠。

  雪莊不但繪制 “黃山圖百幅,悉得山靈真面”,而且“間輯山中所產異花,得一百六種,命之以名且系之以詩,一一傅染其色態”。這就是對后世產生過重大影響的《黃山山花圖冊》。

  關于《黃山山花圖冊》,或言一百六種,或言一百二十種,說法不一。

  許承堯《歙事閑譚》卷八《雪莊上人》記有“曾睹黃鳳六臨雪莊黃山卉圖有七十二種。”

  根據程庭《若庵集*春帆紀程》所載,言雪莊“間輯山中所產異花,得一百六種,命之以名,且系以詩,一一傅染其色態。余按圖冊而求之,始知適途中所採有所謂寶綱、醉仙、纓絡、山海棠、山金櫻等名目,仍有十余種雪師亦復不知,蓋彼百六種數內,專取色香兼備者,否則仍不採入,是足徵奇花異草之多品矣”。

  程夢星也有《題雪莊山花圖(凡一百六種,皆人間所無)》[57] “采葺多至百六種。其數猶恨陽九窮”。 

  此二人都是雪莊摯友,親閱過雪莊的《黃山山花圖》,或為雪莊最晚年本,當為不虛。

  歙人吳菘[58]見其所繪山花精美,擇其三十五幅制為彩箋,命以名,編為《卉箋》。《黃山志定本》重版時將其收錄其中。后有吳菘尾記:

  南唐徐熙善畫花卉,多游園圃以求情狀,雖蔬菜根莖皆取入圖,筆饒生意。梅堯臣題其夾筆桃花圖有曰:竹真似竹桃似桃,不待春生嘗在目。此猶凡卉耳。惜不取黃山花令熙見之。黃山奇葩異卉迥絕寰區,不能移植山外。楚州僧傳悟居黃山皮篷,時攜紙筆于幽崖邃壑間,貌形寫照,娛人心目。菘因為譜之,題曰“卉箋”,殆稽含之草木狀,鄭虔之本草記所未嘗載者,聊附山史之末云耳,虬涘吳菘箋。

  成帙之后,吳菘將其寄給好友宋犖[59],戊寅(1698年)七夕,宋氏見之,各為賦詩計二十首。并由徽州制墨名家汪節庵將其制成套墨。許承堯《歙事閑譚》有《宋牧仲黃海山花墨》[60]一則,記為“《前塵夢影錄》[61]云:宋牧仲自制黃海山花墨,扁方形。約有二十余種。余曾得四五挺,畫面折枝山花。背題所詠《漫堂詩集》中詠山花詩五絕二十首,皆載山中土俗之名,不見于《群芳譜》”許氏認為“此即《黃山異卉圖》也”。2015年廈門華辰拍賣有限公司春拍時曾上拍一套《黃海群芳圖》墨(見附圖),此墨一套二十錠。形制不一,大小各異,多為長條形,有圓角,有圭形。每錠墨正面為折枝山花圖案,上題花名,背面相應花名各題五言絕句一首,詩后分署宋犖、漫堂及漫堂宋犖款,后有填金小印。首錠詩前并有小序,末錠左側署“古歙汪節庵謹制,正與之相合。由上所述,一本由雪莊繪圖、與吳菘商議命名、并由吳氏制箋,宋犖題詩的“科普”著作臻于完成,成為黃山藝術史上一大雅事。這部“把文學和藝術緊密結合”,詩情畫意,相得益彰的“藝術杰作,不但是祖國錦繡河山的縮影,而且對研究黃山地區的野生植物,也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62]

黃山宋犖《黃海群芳圖》墨(網絡截圖)

宋犖《黃海群芳圖》墨(網絡截圖)

  后歙人張潮[63]見此書,甚為喜愛,重新刻版,并更其名作《箋卉》,前后各加了序辭和跋語:

  國朝吳菘字綺園,歙縣人。黃山僧雪花(雪莊誤)嘗以黃山所產諸卉繪為圖,宋犖為題句,菘因各為作箋凡三十六條。[64]

  箋卉題辭

  吾邑黃山初無寸土,松柏皆生石上,余以為草本之花必皆其所不產者也。及讀宋中丞滄浪亭詩中有題黃山雪莊上人山花圖五言斷句二十首,又云寄自吳子綺園。予始知黃山中又有異卉奇葩如此之富。皆他山之所不產,舉世所未經覩者,予深以未得一見為憾。未幾綺園以此帙貽予,較之中丞之詠尚溢其八,予又不知雪莊之所圖與綺園之所箋遂足以盡黃山之所有乎?抑或有所未足乎?其種種嘉名見之楚州雪莊,師居皮篷寢食芳葩,時攜紙筆于幽崖遠壑間,貌形寫照,務得其神,余因為譜之命曰箋卉,殆稽含之《草木狀》鄭虔之《本草記》所未嘗載者也。(張潮,編者注)

  跋

  予嘗謂草本之花勝于木本,木本者大抵在人意想之中,草本者往往出乎意想之外。黃山諸卉,予雖未見,然觀綺園之所箋,誠有足令人愛玩而不忍恝置者也。心齋張潮。

  可見張潮所見者,又在宋氏題詩之后。《箋卉》的成書,凝聚了多人的心血與智慧,堪稱黃山第一部植物志,其中一些命名和描述相當準確與科學。現代商務印書館《植物學大辭典》曾引用其中的不少描述。對今天旅游與植物學研究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雪莊的《黃海山花圖》冊今不可見,但我們從徐慧[65]臨本,可見其大概。

黃山 雪莊《黃山木蓮》  

雪莊《黃山木蓮》

 

 

 

黃山徐慧臨雪莊《山臘梅》

徐慧臨雪莊《臘梅圖》

  雪莊能詩善畫,雖然畫作留傳下來的不多,但他所寫的詩,今天所能見到的依然不少。歙人許承堯《歙事閑譚》與《筆嘯軒書畫錄》收錄了雪莊各類題詩數十首。

  從這些詩作來看,大致可以分為紀游寫景、題畫、和酬唱三類。且大都以記載、描繪黃山景致為主。于寫景中抒發內心感觸,于閑適中追求自然真放,于抒情中表現深邃而微妙的禪理。

  自古皆言黃山名峰三十六,皮篷周圍諸峰,很少有人提及。或許是人跡罕至,尚無人命名。雪莊居皮篷三十余年,與諸峰朝夕相對,或策杖斜暉,登眺孤吟;或推窗覽月,臥游領趣;一一為各峰命名,成《云舫雜景詩》二十首。從他為這些山峰命名來看,以人物鳥獸肖形為主,特別以佛教人物為多。如“看松羅漢”、“面壁頭佗”、“空生宴坐”、“慈云大士”、 “伽藍帝君”、“聽泉僧”、“石僧指路”、“羅漢繞塔”等,到處都是佛性的顯現,所以,他的題詩也充滿了佛趣與禪機。

  如寫云舫主峰之右石屏上多古松翠柏、雜樹野花,燦如錦屏,峰上一石,上頂華冠,垂纓珞,借薄霧輕煙,披發俯視,若慈云大士現身。因題《慈云大士》:“現身長救苦,能以耳根聞。天上及天下,誰不仰慈云”。又如云舫當面金爐峰頂上,一石如僧,露頂側坐,似聽遠樹泉聲。因題《聽泉僧》:“老僧披水田,呼他總不應。真性觸泉聲,日坐松蔭聽”。表面是寫景,實是他自身的寫照。他有一首有名的《雪夜聽泉歌》,:

人夸黃海峰巒奇,更有水聲人不知。

怪石古松形已定,水聲變幻神魂迷。

凍云欲雪春冬夜,竟能萬狀生驚疑。

側耳披衾趺坐起,恍聞天樂聲漸邇。

     君不見,伯牙學琴方子春,獨得移琴海島里。

須臾鶴巢聲雜陳,一十五國鄉語真。

老少鄉語難悉數,哭者笑者攜兒女。

聽久凄涼心轉悲,琴瑟簫管笙簧聚。

                遠峰梵唄百千僧,海螺魚磬鐃鈸捶鐘鼓。

                近壑宛有煉師浮丘翁,偃月爐中捉龍虎。

又似仙客容成子,相逢黃帝談懸圃。

石崖下聽讀書聲,定有高隱來高吟。

     又似肩輿車馬過橋嫌路狹,人夫擁擠相喧爭。

       隨后又聽鄉邨山縣賽社會,銅鑼無數大小參差嗚。

  從泉聲中他聽到了人世間各種聲音,有歡樂,有悲傷,有痛苦。這與他有幾首在“辭舊新迎”這一特定時點所寫的詩,如“除夕”、 “ 癸酉元日” 、“ 壬申元旦懷栗亭先生二首”等,所表達的內心感受是相通的,讓人讀來有些許的孤寂與悲涼。實際上雖為出家人,塵心未所絕。他是以聽泉來潛心修行,將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化在黃山山水草木之中,心隨物化,隨處皆佛性,觸目盡菩提。

  閑暇時雪莊還喜歡在松風明月中撫琴弄笛,或煮菜、或看雪、或種梅、或采野筍,怡然自得。他的詩也多用白描,語言通俗,自然真切,率意天真,禪趣盎然。他雖自謙說自己“無修無證”,自稱逢人“懶說禪”。但這種“逍遙物外忘機處,徹夜松根月下禪”正是雪莊無時無處不禪修的真實寫照。

  雖然雪莊的名氣不及漸江、石濤,但他在黃山畫派中的地位,毫無疑問可與之相伯仲,在黃山的保護、發展方面所做貢獻尤其值得贊賞。(完)

 《附注》

  [1]、程夢星(1678—1747),清詩人。字伍喬,或午橋,號洴江,又號茗柯、香溪、杏溪,安徽歙縣人。康熙五十一年(1712)進士,選庶吉士。后以母喪歸,不復出。居揚州篠園,與一時名流以詩酒相往還。著有《今有堂詩集》、《茗柯詞》等。

  [2]、程庭,字且碩,號若庵,祖籍新安歙縣岑山渡人。自其祖父移居維揚(今揚州)。撰有《若庵集》六卷。

  [3]、程庭《若庵集*春帆紀程》,北師大圖書館編《稀見清人別集叢刊》第八冊《若庵集》。

  [4]、汪世清《雪莊的〈黃海云舫圖〉》

  [5]、方學成,生于1682年(據王之績《留町別集原序》----載《松華堂合集*梅川文衍》推知),卒于1795,字武工,號松臺, 旌德縣華坦人。長于詩、古文。著有《四書綱目》、《讀書發微》、《學古齋偶錄》、《松華館合集》等。

  [6]、蔣志琴《關于雪莊的三個問題:生卒、出家以及繪畫思想》

  [7]趙青藜,字然乙,安徽涇縣人。乾隆元年(1736年)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著有《漱芳居文集》十六卷,詩集三十二卷,《讀左管窺》二卷等。

  [8]《黃山志續集》卷六

  [9]、《黃山志續集*云舫記》

  [10]、龍池雨公,即雨峰禪師,名超綱,湖南嘉禾人,嗣東塔晦巖熹和尚,系龍池萬翁之孫。康熙二十一年(1682)壬戍赴黃山慈光寺請主方丈至戊辰,后應仙源紳士之請,延居翠微寺主持,并修編黃山《翠微寺志》行世。

  [11]、丁公,丁庭楗,字駿公,山西安邑進士,康熙三十三年(1694)知徽州。

  [12]、《黃山志續集》雪莊《辛未春由云舫過平天矼登天都峰放歌寄阮溪汪栗亭居士》

  [13]、《黃山志續集》雪莊《和吳子云逸原韻》

  [14]、《黃山志續集》雪莊《題畫別少司寇丁公》

  [15]、《黃山志續集》雪莊《甲戍秋由都門還黃山云舫柬謝汪松峰先生》

  [16]、《黃山志續集*云舫記》

  [17]、《黃山志續集》卷五

  [18]、《黃山志續集》卷五

  [19]、程庭《若庵集*春帆紀程》

  [20]、《歙事閑潭》卷之十九《石蹊雪莊黃山詩》。

  [21]、《黃山志續集》丁遷楗《重贖云谷一缽禪院香燈田碑》

  [22]、《黃山志續集》汪士鋐《重興一缽禪院記》

  [23]、吳啟鵬,字云逸(或云葉),江南歙縣人。鄧漢儀《詩觀》三集第九卷,選其詩并有介。

  [24]、吳啟元,字青霞,自號三十六峰老農,休寧人。少孤貧,及長遍游秦蜀吳越,交名士,性狷介,人以氣節重之。有《秀濯堂詩》。《道光 徽州府志*卷十二人物志》。

  [25]、見《筆嘯軒書畫錄》,《中國書畫全書》卷十四

  [26]、《黃山志續集》卷七

  [27]、郭因《“好毬傳”與天都峰》,載其《山高水闊》第三冊

  [28]《黃山志續集》卷七

  [29]、《黃山志續集》卷五

  [30]、汪洪度《黃山領要錄*祥符寺》。汪洪度,字于鼎,號息廬,安徽歙縣人,寓江蘇揚州。工詩古文詞及書,所作山水平淡簡古,頗近漸江。晚年歸臥黃山,著息廬詩、黃山領要錄等。

  [31]、翠螺山,舊屬太平府當涂縣,今屬馬鞍山。

  [32]、汪士鋐,原名徵,字扶晨,一字栗亭,潛口人,工詩古文辭。康熙中召對行在,躬荷宸賞。著有《四顧山房集》、《榖玉堂詩》(清*乾隆《歙縣志》卷十四*人物*詩林)

  [33]、清*道光《歙縣志》卷十*人物*士林

  [34]、《黃山志續集*重興一缽禪院記》

  [35]、汪 輝 字松峰,官至觀察。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游黃山,次年送雪莊和尚歸黃山云舫,為擲缽禪院出資贖田、重修法華樓、藏經閣及觀九龍瀑的如意亭、天紳亭等。

  [36]、釋傳遐,字介旭,號柴村。為湖心寺“中興祖師,南庵老人之名弟子。工詩善畫,卓爾不群。后歸隱終老于金陵西華山之響鈴庵”。 (清代詩文匯編26《柴村詩集》序),《中國佛教人名大辭典》亦有載。

  [37]、清代詩文集匯編26《柴村詩集》卷之二

  [38]、代詩詩文集匯編26《柴村詩集》卷之四

  [39]、傳本,字天根,鹽城周氏,年十六詣淮安檀度南庵依薙染。見《中國佛教人名大辭典》。另據《缽池山志》記載:康熙南巡,臨幸覺津,天根傳本禪師承恩召對,皇上大悅,賜額賜聯賜扇,且伴駕各寺,可見當時威望之高。

  [40] 、見《黃山志續集》卷七

  [41] 、阮爾詢,生卒年不詳。字于岳,士鵬。康熙四十五年(1706)丙戌進士,由庶常改御史,有直聲,累官工部左侍郎,著有《南紀堂詩集》、《問庾樓集》等。(嘉慶《寧國府志*卷26人物志。名臣》)

  [42] 、錢三錫,字宸安,康熙十五年進士。擢江西道監察御史巡視東西城,掌江南浙江道事,累陞太常少卿,戶部右侍郎。(民國《太倉府志》卷二十*人物)

  [43]、孫勷(1657~1740),字子未,號莪山,山東德州人。勷公少負異才,勤奮好學、熟讀經史、旁涉百家。康熙二十四年進士,入翰林院,授庶吉士,散館授檢討以文章優美而聞名天下,榮任乾隆蒙師。勷公為官清廉,蔑視權貴,亢直敢言。于后學則獎掖后進,禮遇時賢,深受朝廷稱贊。

  [44]、龐塏,字霽公,號雪崖。任丘龐家營村人。康熙十八年(1679)以博學鴻儒召試,列二等,授翰林院檢討,參與《明史》纂修。著有《叢碧山房文集》、《叢碧山房詩集》等。

  [45]、劉琰(1651~1712),字公琬,號介庵。今山東陽谷人。康熙辛末(1693)科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后為翰林院檢討。并為皇太子講授經史,頗得康熙帝賞識。有“鐵面冰心”之譽。辭官回鄉之際,竟身無長物,囊空如洗。繼任者欽其人品高潔,自捐銀三百兩供其作歸鄉盤纏。散存遺詩數百首亦由后人結集付梓。

  [46]、王澤弘,字涓來,湖北黃岡(今黃州)人。順治乙未進士,官至禮部右侍郎、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大學士。工詩,喜與名士游。有《鶴嶺山人詩集》。

  [47]、車萬育(1632-1705),字雙亭,一字與三,號鶴田,又號敏州、云雀,邵陽縣人。康熙三年甲辰(1664年)進士,選庶吉士,散館改戶部給事中(諫官),轉兵科掌印給事中。其性剛直,聲震天下,至性純篤,學問賅博,善書法。著有《聲律啟蒙》、《懷園集唐詩》、《螢照堂明代法書石刻》、《歷代君臣交儆錄》等。

  [48]、史夔(1661~1713)字胄司,號耕巖,江蘇溧陽人清朝詩人。康熙二十一年(1682)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康熙四十九年(1710)受命為《康熙字典》纂修官。夔始出王士禎之門, 朝廷大制作多出其手。兼工書法,尤長于詩。有《扶胥集》、《佩壺集》等。

  [49]、羅秉倫,字振彝,南京人。清康熙癸丑進士,任河南道御史,升通政司左通湛州。

  [50]、仇兆鰲,字滄柱,號章溪老叟。康熙二十四年進士,官至吏部右侍郎。黃宗羲的得意弟子,為“浙東學派”代表人物。在文學、史學上均有造詣。曾參與編修《大清一統志》等書,尤以《杜詩詳注》最為著名。

  [51]、釋大依,字南安,閩人。初卓錫金陵攝山之棲霞寺,后來山陽住湖心寺之倚舟堂,復居清江之檀度寺。鉼缽所至,士夫莫不愿從之游,不妄作拈鎚豎拂藝語,興會所至,觸景吟詩,托風旨于音響之外,直當與鐔津石門諸老并傳。所著集甚夥,皆刻以行世。(清*乾隆《淮安府志》卷二十二*方外)

  [52]、釋傳昱 (1638—1686) ,字童求,號響雪。金陵(江蘇南京)張氏。年二十三祝發。閱《杖人錄》有省。歸參棲霞南庵弘依禪師得法。初開法建州夢筆。

  [53]、雪莊《進黃山》(《黃山志續集》卷七)

  [54]、《黃山志續集》汪士鋐自序

  [55]、黃錤,清初畫家,號十畝山人,玄蕪居士,安徽歙縣人,工山水,畫石尤有名。

  [56]、許承堯《歙事閑譚》卷十五(雪莊評《黃海真形圖》)

  [57]、程夢星《今有堂集*香溪集》

  [58]、吳菘,字綺園,歙縣莘墟人。以舉人授中書。善詩歌。著有《白岳》、《四明》、《匡廬》、《御覽》、《箋卉》等。

  [59]、宋犖 (1634年~1714年),字牧仲,號漫堂、西陂、綿津山人,晚號西陂老人、西陂放鴨翁。河南商丘人。官至吏部尚書、太子少師。詩人、畫家、鑒賞家。著有《漫堂墨品》、《綿津山人詩集》、《西陂類稿》等。

  [60]、許承堯《歙事閑譚》卷二十一。

  [61]、《前塵夢影錄》,清徐康著。徐康,

  [62]、史樹青《雪莊〈黃海山花圖記〉》(《學林漫錄》第二輯,中華書局出版,1981年3月第一版

  [63]、張潮,生卒年不詳,字山來,號心齋居士,歙縣人。著有《虞初新志》等。

  [64]、四庫全書存目*子部*譜錄類所載吳菘《箋卉》記為三十五條。見臺灣《叢書集成續編》(豐文出版社)第八十三冊(《世楷堂藏版》)《箋卉》。

  [65]、徐慧,字聰佑,號聰湖。湖南長沙人。早年曾師從金城、陳師曾、蕭俊賢。時推仿宋人花卉第一人,白石老人嘗稱其“工筆至此,可謂秀色可餐。”曾為湖社畫會成員、北京畫院畫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擅畫花鳥。

  參考書目

  1、《黃山志續集》

  2、康熙《黃山志定本》

  3、清*弘眉《黃山志》

  4、民國《歙縣志》

  5、清*乾隆《歙縣志》

  6、清*道光《歙縣志》

  7、清《翠微寺志》

  8、清*道光《徽州府志》

  9、清*康熙《徽州府志》

  10、清*光緒《淮安府志》

  11、清*乾隆《淮安府志》

  12、清*同治重修《山陽縣志》

  13、清*乾隆《太平府志》

  14、清*嘉慶《淮關統志》

  15、民國《當涂縣志》

  16、光緒《婺源縣志》

  17、許承堯《歙事閑譚》

  18、叢書《學林漫錄》

  19、民國叢書《釋氏疑年錄》

  20、清代詩文集匯編*趙青藜《潄芳居詩鈔》、《漱芳居文鈔》

  21、清代詩文集匯編*柴村《柴村文集》

  22、清代詩文集匯編*程瑞祊《槐江詩鈔》

  23、清代詩文集匯編*宋犖《西陂類稿》《綿津山人詩集》

  24、清代詩文集匯編*杜詔《云川閣集》

  25、清代詩文集匯編*龐塏《叢碧山房詩集》

  26、汪世清《黃山藝苑詩選》(合肥學院學報刊載)

  27、程夢星《今有堂詩集》

  28、《明清稀見史籍敘錄*休寧程氏宗譜》

  29、《稀見清人別集叢刊*程庭〈若庵集〉》

  30、《禪宗全書*五燈會元》

  31、華東師范大學圖書館藏稀見叢書匯刊

  32、《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33、《叢書集成續編*黟山紀游》

  34、《叢書集成續編*〈黃山圖經〉、〈黃山志定本〉、〈黃山志續集〉》

  35、《叢書集成續編083*箋卉》

  36、《叢書集成續編094*黃山松石譜》

  37、《四庫禁毀書叢刊史部073*黃山導》

  38、《中國書畫全書卷14*筆嘯軒書畫錄》

  39、《中國書畫全書卷7*十百齋書畫錄》

  40、《四庫禁毀書叢刊集部*詩觀》

  41、《中國佛教人名大辭典》

  42、清*嘉慶《寧國府志》

  43、《缽池山志》

  44、民國*《太倉府志》

  45、曹文埴《黃山紀游詩》

  46、許承堯《疑庵詩》

  47、《程夢星年譜》

  48、《黃賓虹文集》

  49、《晚晴簃詩匯》

  50、方學成《松華堂集》

  51、汪洪度《黃山領要錄》

  53、《中國人名大辭典》

  54、蔣志琴《〈黃山圖經〉對雪莊的影響》

  55、蔣志琴《關于雪莊的三個問題:生卒、出家以及繪畫思想》

  56、張一民《淮安籍詩畫僧雪莊》

  57、郭因《“好毬傳”與天都峰》

關德軍

關德軍,1963年生。黃山書畫院秘書長,安徽省美協會員,安徽省攝影家協會員。曾參與黃山《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藍皮書和《黃山保護與管理實踐》、《黃山是吾師》等書的編撰以及《神奇黃山》、《黃山四季》、《黃海大觀》、《黃山世紀風》、《中國畫里的鄉村—西遞》等系列影視風光片的攝制、編導等。

高山黃山毛峰

0
0

關鍵詞: 黃山

    • 黃山旅游攝影免費咨詢、酒店優惠預訂:
    • 電話:0559-2310288 2320079
    • 傳真:0559-2320079
    • 聯系:鴻 老樹
    • 旅游:13905591790 攝 影:13855913950

    • QQ: 點這里

和“鴻”聯系或留言 點這

里和“老樹”聯系或留言老樹

      Mail:給我們寫信 MSN :MSN交談

黃山攝影旅游熱門線路TODAY'S FOCUS

2019宏村、塔川、婺源石城、篁嶺、石潭秋季攝影團(11月)

2019宏村、塔川、婺源 2580元

  秋天的徽州擁有華麗的色彩,山坡上、山谷里、古宅旁,...【查看詳細】

2019冬季宏村、黃山冬雪攝影團(12月-2月)

2019冬季宏村、黃山冬 2780元

  冬季雪后的黃山變成了一個晶瑩剔透的冰雪世界,到處銀...【查看詳細】

2020宏村、石潭、大洲源、婺源油菜花、黃山攝影團(3月份)

2020宏村、石潭、大洲 4480元

  陽春三月,徽州大地金黃色的油菜花和粉墻黛瓦的徽派古...【查看詳細】

2020春季黃山攝影團(4月-6月)

2020春季黃山攝影團( 2780元

  4月、5月,當山下春色褪盡,花開凋零,而黃山山上還是...【查看詳細】

2020黃山攝影旅游團(7-9月)

2020黃山攝影旅游團( 2780元

  黃山一夜雨,處處掛飛泉,黃山降水量豐富,極易形成急...【查看詳細】

專業宏村古民居、黃山攝影團(山上住二晚)

專業宏村古民居、黃山 2680元

  黃山為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世界地質公園,自然風景優...【查看詳細】

黃山攝影作品黃山攝影作品

更多>>

2017“記住鄉愁”中國(黟縣)鄉村旅游攝影大展獲獎作品

2017“記住鄉愁”中國(黟縣

  繼成功舉辦2016記住鄉愁中國(黟縣)鄉村旅游攝影大展之...【查看詳細】

2017年3月黃山攝影作品(多圖)

2017年3月黃山攝影作品(多

  2017年3月5日驚蟄,黃山風景區雨后放晴,出現了壯麗的...【查看詳細】

2017“夢幻黃山·禮儀徽州”全國攝影大展獲獎作品

2017“夢幻黃山·禮儀徽州

  2017夢幻黃山禮儀徽州全國攝影大展日前評出入圍作品,...【查看詳細】

2016“夢幻黃山 禮儀徽州”中國黃山攝影大展獲獎作品(多圖)

2016“夢幻黃山 禮儀徽州”

  2016夢幻黃山 禮儀徽州中國黃山攝影大展日前評出獲獎...【查看詳細】

2013“大美黃山 繽紛四季”攝影大賽獲獎作品(多圖)

2013“大美黃山 繽紛四季”

  2013大美黃山 繽紛四季國際攝影大展日前評選出獲獎作...【查看詳細】

黃山旅游攝影熱門酒店TODAY'S FOCUS

黃山北海賓館酒店預訂 黃山山上標準間預訂

黃山北海賓館酒店預訂 940元

  北海賓館是黃山山上地理位置最佳的酒店。賓館由4棟相...【查看詳細】

黃山白云賓館標準間 高低鋪預訂

黃山白云賓館標準間 1160元

  黃山白云賓館是一座新型涉外旅游飯店,地處光明頂下天...【查看詳細】

新黃山西海飯店

新黃山西海飯店 1380元

  新黃山西海飯店,由北京清華大學城市規劃設計院按照五...【查看詳細】

黃山獅林大酒店標間預定

黃山獅林大酒店標間預 940元

  黃山獅林大酒店位于黃山風景區內的北海景區,背依獅子...【查看詳細】

黃山玉屏樓賓館

黃山玉屏樓賓館 150元

  玉屏樓賓館位于黃山群峰之中,素有天上玉屏聲譽的玉屏...【查看詳細】

黃山翡翠谷農家樂(環境好,休閑度假首選)

黃山翡翠谷農家樂(環 80元

  黃山翡翠谷農家樂別墅,坐落于安徽黃山風景區翡翠谷景...【查看詳細】

論壇交流BBS

更多>>

Co. Ltd.三尾中特最准网站